每日一阅:为父亲的野牛

2022-06-24 19:00:47

每日一阅:为父亲的野牛

  吉克亚是一头充满活力的小公牛。它是在父母相爱后的第一个春天诞生的。这是一头体型略微偏小,但却分外机灵的小家伙。

  当时,小哈尔腾草原经过一个冬天的蛰伏,春风一唤,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,都开始活跃,连封冻的小哈尔腾河也融化了,昼夜不停地唱着欢歌,到处都是一番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
  像所有的新生命一样,吉克亚对眼前纷繁世界的一切感到好奇。吉克亚时而跟在妈妈的身后奔跑,时而和其他的小牛犊一起嬉闹,时而去嗅一嗅新发现的一朵野花,寻找这朵花和刚才那朵的区别;时而用蹄子刨刨老鼠洞,想看看那个刚才还在外面灵巧地奔跑的小家伙藏在哪里。

  母牛们和孩子们看上去很悠闲,此刻却是公牛们神经最紧张的时候。因为身边有小牛犊,牛群就容易引起狼的垂涎;因为带着小牛犊,牛群的战斗力大打折扣;因为牛群的战斗力大打折扣,狼对牛群的恐惧就会减少。一方面是美味的诱惑,一方面是信心的增加,狼攻击野牛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。

  科泽勒塔斯最近的狩猎总是不尽如人意。虽然它在几天前成功地猎杀了一只青羊,但是几个不劳而获的土狗却在它的体能已经消耗一空的时候,抢走了它的果实。后来它又尝试猎杀一头野驴,但是被一头强壮的公驴踢伤了下巴。

  昨天夜里,科泽勒塔斯在小哈尔腾草原寻找了一个晚上,也没有能够找到下手的猎物。清晨出门前,它看见妻子别依特的乳房又瘪了一些。如果今天还是没有收获,孩子们就要面临危险了。

  科泽勒塔斯决定还是要号召一群兄弟共同捕猎。

  亚归的牛群到库勒泉饮水的时候,引起了科泽勒塔斯的注意。这个牛群今年的收获显然不错,小牛犊的数量比往年多了很多。面对拖家带口的牛群还是有下手的机会的。特别是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小牛犊,已经饿了好几天的科泽勒塔斯咽了口口水。特别是那只总喜欢到处乱跑的小牛犊。这样的小家伙,是很容易脱离大部队的。只要它脱离了大部队,问题就简单了。

  科泽勒塔斯像往常一样,自己先躲在暗处,悄悄地排兵布阵。等到每只狼都按照它的旨意到达了各自的位置,科泽勒塔斯就发出了进攻的命令。

  进攻牛群和进攻别的动物,包括进攻流浪牛的方式都不一样。狼群要通过漫长的追击与驱赶,才能从牛群里挑选出下手的对象。特别是春天的牛群因为已经恢复了体力,下起手来需要格外小心。但是,科泽勒塔斯对本次行动还是很有信心的。因为它的心中已经有了目标。

  牛群很快就在狼群的追赶下落入了科泽勒塔斯的圈套。科泽勒塔斯亲自出马,在那头脑门上有白色徽标的小牛犊和妈妈分开距离较远的时候,快速切断了小家伙的归路。之后,它便号令狼群放松了追赶。

  亚归也不想和狼群过多纠缠。野牛的目的只是尽量避免自己被狼群伤害,而不是去伤害狼群。野牛伤害狼群毕竟对野牛自己是没有任何好处的。看到自己的牛群已经回到山谷,冲出了狼群的包围圈,它便率领着公牛们结束战斗,追随牛群而去。作为公牛,是不敢离开牛群太远的。

  刚一回到牛群,亚归就发现了问题:那头自己最喜欢的吉克亚不在了。它惊恐地一回头,看到吉克亚已经被几只狼围在了一个狭小的山洼里。

  亚归一声怒吼,就再次冲下山去。

  科泽勒塔斯没有预料到亚归会返回。它快速把狼群分成两伙。一伙继续追赶已经束手待毙的吉克亚,保卫快要到手的胜利果实;另一伙则回头应付怒气冲天的亚归,保卫狼群的安全。

  亚归仿佛一个从天而降的斗士,根本不把围堵自己的狼群放在眼里。第一只狼冲上来时,它只把脑袋轻轻一低,扬起犄角,那只狼就被亚归一犄角挑中。这一挑,使它的胸膛像是安了个拉链,被亚归用犄角把拉链给拉开了,里面的内脏“哗”地流到了地上。

  同伴的惨死没有吓住狼群,它们反而被同伴的血腥气激怒了,纷纷围住亚归撕咬。已经跑进山谷的牛群没有出来支援亚归。野牛群的法则就是这样,对于落单的牛,就不要去援救了。牛群还有更大的集体利益需要保护。

  作为母亲的苏乌萨伊是个例外:狼群所在位置有它的骨血。在亚归重新冲进狼群的时候,它也发现了正陷在狼群包围圈中的儿子。它跟在亚归的后面就冲下山去。

  发怒的母亲比父亲更加可怕。而且,家牛野化后的野牛,比纯种的野牛还要富有野性。况且还是一头要为保护犊子而战的野化的母牛。

  看到亚归有了帮手,科泽勒塔斯匆忙命令几只狼前去迎战,希望把苏乌萨伊阻挡在能够保护吉克亚的外围。苏乌萨伊根本就不理会在半道上拦截自己的狼,而是径直奔向吉克亚所在的位置。一只狼从侧面扑到苏乌萨伊的身上,苏乌萨伊只轻轻地一晃动身子,就把那个家伙扔到了地下,然后它头都不回,继续冲向正在准备向吉克亚下手的狼。

  苏乌萨伊的这一招,打乱了狼群的计划。它们不得不暂时放弃追杀吉克亚,腾出手来对付这个已经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母亲。

  虽然已经是出奇愤怒,但是冲到吉克亚的身边之后,苏乌萨伊的头脑变得冷静了。它没有按照狼群的设计和狼群打斗,而是领着儿子,一路退让着,朝牛群的方向奔跑。

  亚归此刻却没有退路。它努力地使自己吸引更多的狼来攻击自己,为苏乌萨伊和吉克亚的后退创造条件。

  苏乌萨伊领着吉克亚顺利地回到牛群之后,科泽勒塔斯的心理崩溃了。它把全部的愤怒发泄在了亚归的身上。此刻的亚归体力已经开始下降,身上也让狼群留下了好几处伤痕。它知道,如果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。可是狼群已经切断了它的退路。

  继续战斗了一会儿,亚归意识到,只有盯住科泽勒塔斯,自己才有突围的可能。科泽勒塔斯也一改以前从侧面进攻的战略,直接从正面扑向亚归。科泽勒塔斯太灵活了。它完全就是一个体操健将,能够在半空中娴熟地变换自己的姿态,化解亚归的进攻,巧妙地在亚归的前胸留下一处处伤痕。

  看看自己就要陷入绝境,亚归决定冒险。它故意地昂起头,把自己的脖子暴露出来。科泽勒塔斯抓住机会张开大嘴冲向亚归。亚归却依然没有低头,而是用自己的胸脯狠狠地顶向科泽勒塔斯。

  科泽勒塔斯感觉到自己的几颗牙齿飞了出去。它悲鸣一声,闪到一边。亚归趁机冲出狼群的包围圈,回到了牛群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上一篇:Altaba清算和解散是为什么Altaba是什么公司
下一篇:苹果邮箱重新设置方法(苹果邮箱)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