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一阅:家有痴妈

2022-06-24 17:45:36

每日一阅:家有痴妈

  每每整理家中的旧照片,总会泛起无限感慨!青春,在光影一闪中,有如制成的蝴蝶标本,仍是那样鲜艳夺目。但光影之外,青春是抓不住的。所谓岁月催人老。

  老照片中,父母堪为一对俊男美女,而且似一直保持这样,陪着我们成长。我和哥哥天真烂漫,依偎在父母身边,好似小草靠着大树,小鸡躲在母鸡的翅翼下,无忧无虑。在爸妈的爱里,我们长大了,追寻自己的幸福,然后有了自己的家,新的操心事占满了我们的空间,竟没有留意,华发已悄悄爬上父母双鬓。父母张开双臂拥抱我们的到来,挥挥双手送别我们离去,没有责怪没有抱怨,父母看来还是那样精神,依然是足以让我依傍的大树。一度我天真地以为,天荒地老,爸妈不老。然后突然间,父母似在一夜间衰老了!

  1998年病魔突然夺走了亲爱的爸爸。从此,妈一个人过。八十岁的妈走在人前仍光彩照人,一点也看不出这个岁数,甚至还有一位老绅士、她的圣约翰校友,送她鲜花,还约她喝咖啡。我们心目中的妈是一贯的坚强和自立,我们挺放心她。

  忽然间妈对我们生疏起来。最后,连大门锁都换了。我起初还以为妈是怕我们干涉她与那位老绅士来往。此时,热心的邻居向我们反映,有一对他们从没见过的陌生夫妻几乎天天进出妈独住的公寓。他们甚至有钥匙可以擅自进进出出。邻里生了个心这就是老街坊的好处,所谓远亲不如近邻。我们虽觉委屈诧异,但基于对母亲的尊重,且这会触到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,就不便多说。后来,老妈向我们要户口簿,我们这才警惕。后来在里弄和邻居帮助下,总算赶走了这对来历不明的“亲戚”。现在想起,仍有后怕。

  原来,这对送上门来的不知哪门七大姑八大舅的“亲戚”看中老妈一人过,我们又都忙于工作,有意识天天过来将她照顾得周全体贴。他们早有预谋,先撺拨我们与老妈的关系,到老妈已全力依赖他们,再逼老妈让他们报入户口

  一位老邻居,退休精神病专家提醒我,老妈可能已患上老年痴呆症。我心一凉,“痴呆”与我妈,应该风马牛不相干。但经专家检定,妈确实患上了痴呆症!痴呆症是不可逆转的。可我坚信,可以延缓其发展。我们要接老妈一起住,自尊心极强的妈拒绝了。我们就搬过去与她住在一起。闲时我陪老妈聊我和哥哥儿时的事,对这一切,老妈记忆犹新。同时,每每有饭局聚会,只要是好朋友的私人聚会,我们必带上老妈。我认为这绝不是简单的让老妈饱饱口福,而是不让她一个人独留家中,有被冷落之感。更重要的是,如是每次出去,老妈会注意仪容仪态,自我振作。她会极力控制自己,应答正常,不失态。难怪朋友们都说,你妈一点不像有老年痴呆。就此,朋友们都习惯了,请我们夫妇必请老妈,老妈也自称自己为“老尾巴”。回想小时候,无论是妈去理发店还是去亲友家作客或逛街,总是带上我,我是出了名的妈妈的小尾巴,一直到谈恋爱,我才脱了“小尾巴”之名。失去了我这根小尾巴,妈妈有多寂寞!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?当我重新回到妈妈身边,挽住她手臂将她带到东带到西时,妈妈已经老了。幸亏我醒悟得及时。我感觉到,当妈妈牢牢挽住我时,她是快乐的,富有安全感的。

  爱是很脆弱,很容易迷失的。我一直记住一个惨痛的事件。前香港大学校长的太太有老年痴呆症,他一直对她爱护有加,不离不弃。一次他与她一起赴宴,在港大校门口,他让她等一下,他去找车,十分钟不到返回时,已不见了太太身影。就此太太如人间蒸发一样无声无息了。几个月后,有人在港大附近的半山草丛中,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,留剩的碎布片证实是那位校长夫人当日穿的衣衫!想来她一下子不见了夫婿心里慌了,自说自话去找他,可能根本不记得返回的路。时值盛夏,大约中暑了,又无人发现,就此酿成悲剧。

  从此,我更不敢松开那紧攥老妈的手。为了妈,也为了我自己,我要牢牢抓住这分爱!

  为了妈,也为了我自己,我要牢牢抓住这分爱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上一篇:人大代表建议提高未成年性同意年龄 具体啥情况
下一篇:每日一段:倔强的人生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