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一品:白面馍馍

2022-06-24 07:47:28

每日一品:白面馍馍

  当我读到“两个白菜帮子做的包子,要支撑着做石匠的父亲将那五十多斤的大铁锤抡几千下,两个包子是父亲的口粮呀,却成为了我们眼馋嘴馋的零食,它从来没有属于过父亲”时,泪水模糊了心底,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父亲每天带回家的白面馍馍。

  三十多年前的农村,只有在过年的那几天,才能吃到外面是层白白的薄薄的麦子面里面却包着杂粮的馍馍。平日里,是见不到麦子面的,偶尔,家里也会突然冒出几个很黑很黑的麦面馍馍,那是专门给姥姥蒸的。尽管很黑很黑,可毕竟是麦面馍馍,我依旧眼馋。

  “去,甭馋,碎娃娃吃好东西的日子长着哩。”在我们兄妹如狼似虎般眼巴巴地盯着姥姥的麦面馍馍时,母亲就像赶前来啄食的小鸡一样,挥动着手臂,我们极不情愿地一步三回头地挪出姥姥的房门口。

  事实上,避开母亲,姥姥总将她的麦面馍馍分给我们吃。那时,早晨红薯粥,中午红薯面条,下午红薯馍馍,晚上饿了,再来点红薯擦擦。那会儿,玉米棒棒糜面糕糕都算极其美味的。但吃多了红薯后:一开口就是一股红薯酸味,还爱放屁,一个接一个,屁里都有一股酸味儿。

  事情的转机在父亲去黄河边的工地上干活。听父亲说,他们是先从山上炸石头,而后将石块砸成较方正的,再搬到河堤边垒起来。

  记得父亲第一次从工地上回来,那会儿哥哥们还没有放学。他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,在我眼前晃了晃是白面馍馍,我们过年时才能吃上的白面馍馍!我一把从父亲手里夺过馍馍,狠狠地咬了一大口,天哪!里面还是白面的,没有包杂粮?我大口大口地咬,急急地往下咽,生怕有人跟我抢我必须在哥哥们回来前把这个馍馍消灭干净,尽管我十二分地舍不得,想藏起来慢慢享受。

  “别噎着,慢点,喝点水。”父亲笑着拍打着我的后背,不停地提醒我。这时,馋虫像魔鬼一样俯身,即便馍馍卡在喉咙,我还会咬下一口。“你再这样子,我就不给你往回拿了。只要去工地,天天都有。”父亲被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吓着了,吓唬道。

  后来,我和父亲悄悄约定,每天,我到村口等他,他给我带一个白面馍馍回来。边往家走边吃,常常不等走到家门口,那个馍馍就进了我的小肚子。

  有一次,实在是太愧疚了,我对父亲说:要是你能多拿回来几个就好了,哥哥们就都能吃上了。父亲笑着解释说:每次只能剩一个,都是他往回拿,咋好意思再要人家多给?

  多年后,和父亲说起他在工地上干活的事,我慨叹道:“那会儿男人在工地干活就是好,白面馍馍尽够吃,可怜家里人都吃不到这么好美味。”父亲笑着说,你真是个傻女子,砸石头背石头,活重辛苦,那时一天一个人只发一个白面馍,剩下都是杂粮的。

  那一刻,我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:我每天欢快地、理所当然享受的,是父亲一天劳动的奖赏!父亲却很轻松地说自己那时最高兴的事,就是看我狼吞虎咽的憨样。

  我说到自己独自享受那个白面馍馍的自私时,父亲说,那算啥事,我娃是千金,你两个哥咋好意思和我姑娘争?父亲又说,你打小身体就虚,好好照顾都怕照顾不好你,赶上没吃没穿的苦日子,怎么疼爱都是有限的,他俩是男娃,风里雨里就长大了。父亲还说,那时工友们都猜他把白面馍馍剩下是想孝敬我姥姥,他们说得他都不好意思了。临了,父亲就感慨道:人往下亲呐

  今天,当另一个人在回忆中愧疚自己吃了父亲的白菜包子时,我又想起了父亲的白面馍馍,和白面馍馍里藏着的那些往事。是苦涩还是甘甜,我竟然说不上来了。只觉得无边无际的感动,漫上心头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上一篇:每日一诵:想起那个叫霞的同学
下一篇:每日一首:华服珠宝不如一颗自在的心
相关文章